服务热线:86 755 25177845

韩国海运|韩进海运向债券团申请自律协约

  韩进集团会长赵亮镐在结构调整台风中最终举起了白旗。赵亮镐会长决定将本来独自进行的韩进海运经营正常化交于债权银行进行。这是做好“放弃经营权”心理准备的措施。这足以证明现在状况非常严重。 
  有评价称,以韩进海运为伊始,结构调整之风正式拉开了帷幕。在国会选举以后,韩国政治圈和政府展现出进行高强度结构调整的意志。对被指定为五大脆弱产业的“造船、海运、钢铁、石油化学和建设”的大手术已经开始。 
  韩进海运4月22日召开理事会,决定为改善财务结构和实现经营正常化,4月25日将向债券团申请“自律协约”。所谓自律协约,就是通过债权金融公司延迟还债的结构调整来改善财务结构。与企业整改(Workout)和法庭管理不同,自律协约没有法律约束力,以债券团协议进行。 
  当天的决定有些出乎预料。据韩进相关人士称,赵会长迄今为止一直诉苦称“如果政府将海运业视为国家战略产业并提供协助,韩进海运完全可以得救”。但韩进海运在“债台高筑”的压力下很难支撑下去。 
  韩进相关人士说明称,“集团从2013年开始支援了有偿增资和贷款等1万亿韩元,但海运业况急剧恶化,我们判断认为仅靠独自努力很难实现正常化”。 
  韩进海运负债截至去年年末达到6.6万亿韩元。这比上月末进入自律协约的现代商船(4.8万亿韩元)还要多。韩国产业银行会长李东杰上月末还会见赵会长,表达了担忧之情。 
  韩国产业银行计划于下周举行债券团会议来决定自律协约的结构和是否接受。李会长在接受本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如果韩进海运申请被接受,那么很有可能会像现代商船那样有条件地进行”。照这种看法来看,韩进海运也应该像现代商船那样,成功与海外船主协商下调船舶使用费并重新调整公司债券债务。也就是说,当具备这种条件时,债券团将会推迟贷款期满时间。 
  特别是李会长表示,“届时结构调整方法选择余地将会比现在更多。虽然还不能断言,但韩进海运和现代商船合并也可能会成为情况之一”。但合并商讨只有两家公司完全处于债券团的控制下才能进行。因为只有这样,债券团才能通过将两家公司的贷款转变为股票份额的出资转换成为最大股东。 
  债券团内部有部分人还主张称,“赵会长作为大股东,要采取‘捐出个人财产’等措施,表现出分担痛苦的意志”。现代集团会长玄贞恩也曾捐出个人财产300亿韩元。 
  建国大学金融IT系特聘教授吴正根嘱咐称,“为顺利结束结构调整,应该让了解船舶的第三方民间专家参与,还要阻止受政治势力的影响”。
  欢迎到我公司企业网站访问,深圳市迅来通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专业代理韩国海运、韩国双清、台湾整柜海运、台湾双清等业务,欢迎新老客户询价!www.xunlaitong.com